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来源:互联网 作者:未知 发布时间:2020-04-02 12:00
6566浏览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连线Insight”(ID:lxinsight),36氪经授权发布。

文/青松 编辑/水笙

2019年,小米与华为,成为国产手机行业唯二登上世界500强榜单的企业。

他们一家依靠互联网模式成长起来,一家以通信设备起家、从B端走向C端。他们起点不同、模式不同,业务并非完全相似,但却因为手机,成了彼此不敢轻视的对手。

双双上榜的这一年,他们的表现如何?

3月31日,华为和小米同时发布了2019年全年以及Q4业绩报告。

小米集团2019年全年财报显示,小米全年实现营收2058.38亿元,同比增长17.7%,经调整后净利润为115.32亿元,同比增长34.8%。其中,境外收入912亿元,同比增长30.4%,占总收入44.3%。

从三大业务来看,2019年,小米智能手机营收1221亿元,同比增长7.3%;IoT与消费产品业务收入增速放缓,营收621亿元,同比增加41.7%;互联网服务收入方面,小米营收198亿元,同比增长24.4%。

华为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其全球营收达到85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净利润为6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

具体到三大业务来看,运营商业务营收2967亿,同比增长3.8%;企业业务实现销售收入897亿元,同比增长8.6%。在消费者业务方面,2019年,华为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台,同比增长16.5%。营收4673亿元,同比增长34%。

从营收区域布局来看,2019年,华为中国地区营收5067亿元,同比增长36.2%;欧洲、中东、非洲地区为2060亿元,同比增长0.7%;亚太地区为705亿元,同比增长13.9%;美洲为524亿元,同比增长9.6%;其他地区为230亿元,同比增长57%。

对华为、小米而言,能在2019年交出这份不错的成绩,并非易事。

过去的2019年,小米处于变革频发期,多轮人事调整、股价经历腰斩、换将风波不断,都让这家最年轻的世界五百强如履薄冰。

2019年初的小米集团年会上,雷军就曾说道:“冬天已经来了,2019年我们即将面临最严峻的挑战,没有一丝一毫盲目乐观的余地。”

与此同时,华为在2019年的处境也极为艰难。美国的封锁让其在海外市场遭遇前所未有的寒冬,原有的供应链体系不得不调整甚至重构,从消费者业务到运营商业务,都因此备受压力。

在财报的开头,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表示,“2019年对华为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全方位的严峻考验。”财报显示,2019年,华为的营收、净利润增速均有下滑,净利润增速更是从2018年的25%降至5.6%。

他们的挑战还在继续,突发的新冠疫情,让整个手机行业充满着诸多不确定性。而他们的其他业务,也因此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考验。

越是艰难,竞争越是激烈, 2020年开年以来,小米将枪口对准华为,屡次发下战书,率先挑起这场战争。

华为则在最新发布的P40系列中,搭载了自研的芯片和HMS(华为移动服务),试图突破谷歌的封锁,夺回海外市场份额。

华为聚焦国内市场,小米突围海外

小米与华为的直接竞争,体现在手机业务上。

从两家发布的财报来看,2019年,小米智能手机全球出货量达到1.25亿台,实现营收1221亿元,同比增长7.3%;华为在全球的手机出货量为2.4亿台,营收4673亿元,同比增长34%。

值得注意的是,从全球出货量来看,小米和华为已经跻身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前五。

3月6日,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报告显示,当季度苹果以18%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三星与之持平,华为以14%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小米则以8%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各品牌市场份额,图源Counterpoint

不同之处在于,2019年,小米的出货量更依赖海外市场,而华为更依赖国内市场。

美国以及欧洲市场的封锁,让华为将市场重心转移至国内,原有的市场格局迅速被重构。

IDC发布的中国手机市场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当季度中国手机市场总出货量约为9890万台,同比减少3.6%。但在头部手机厂商中,华为(含荣耀)却实现了逆势增长,同比暴增64.6%,国内市场份额占比高达42%,稳坐国内第一手机品牌王座。

而Canalys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在国内手机市场份额分布中,华为以24.9%位列第一,vivo、OPPO分别以22.6%、21.1%位列其后,小米则以13.1%居于第四。

也就是说,仅仅一年的时间,华为便将国内的市场份额提升了近20%,其2019年Q3在国内手机市场的市占率,更是比第二、三名加起来还要多。

华为的增量市场主要集中在线下。

2019年6月末,任正非公开对外表示,华为正在热火朝天进行生产,员工人数从2018年的18.8万人,增长了6000至19.4万人。

增加的这部分人,有不少都是线下销售人员。21世纪经济报道曾指出,目前,华为国内包括导购员、零售代表的销售团队超过2万人,而针对重点县级市场,华为也下派了正编员工。

不仅如此,在线下市场一向比较凶猛的OPPO、vivo,也在直面华为的过程中败下阵来。

“OV手机一直是利润较高的两个品牌,一般来说,每卖出一部OV,利润大概在500到700元。”罗坚对《中国企业家》这么说道。他在苏北几个主要城市和乡镇经营着多家手机卖场,从事手机经销已经20年了。

但他发现,这两年来,华为给予经销商的利润直追甚至反超OV,“新上市的华为P30手机每部的利润在600元以上,这款手机的保时捷版本利润更是高达2000元。”

荣耀也在逐渐让利给经销商。罗坚表示,在过去,每卖一部荣耀手机大概能赚到200元左右,到现在也能达到400-500元。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也告诉连线Insight,整个2019年,华为给线下渠道的毛利空间非常大,“过去一年针对经销商,华为在批发价和零售价之间的差价大概在18%,OPPO、vivo在13%左右,小米则要更低,大概在7%左右。”

与之对应的,是华为在线下渠道的全面渗透。荣耀总裁赵明就曾表示,荣耀在2015年之后,便开始与线下伙伴进行合作,如今荣耀线上线下市场的销量比例差不多已经达到1:1。

这帮助华为进一步蚕食了国内的手机市场份额,其2019年报显示,从营收的区域分布来看,2019年,华为在中国市场营收5067亿元,同比增长36.2%,但在严重受挫的欧洲中东非洲以及美洲市场,同比增速仅为0.7%与9.6%。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华为2019年分区域收入情况,图源华为终端公众号

华为的重拳出击,让国内手机品牌叫苦不迭,小米是受影响最大的品牌。Canalys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小米国内市场份额占比仅为9%,同比下降33%。

但小米在国外市场多点开花,弥补了国内的下滑颓势。小米此前在推特账号上宣布,其已经在全球90多个国家和地区部署业务,并在42个国家和地区取得了市场前五的好成绩。

小米发布的财报也显示,2019年小米在印度市场实现了连续10个季度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第一;在西欧市场,小米在第四季度的出货量同比增长了115.4%。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小米境外收入占比近半,图源雷军微博

再从营收分布来看,小米2019年的境外收入达到912亿元,同比增长30.4%,占其总收入的44.3%,第四季度,这一比例更是扩大至46.8%。

不过,一组值得关注的数据是,从智能手机出货量来看,小米为华为的一半左右,但体现在营收上,却只有华为四分之一的水平。

这主要是因为,在小米的产品线中,出货量更依赖于售价更低、专注走极致性价比路线的Redmi品牌。2019年初卢伟冰加盟小米,主要负责红米品牌,这让小米的双品牌战略持续推进,Redmi品牌被摆上高位,在新品发布数量上比小米系列更多、产品迭代节奏也更快。

但进入2020年以来,小米高调宣布正式进军高端手机市场,Redmi品牌也高调宣战荣耀,可以预见的是,它与华为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

小米押注AIoT,华为备战5G

即便双方在手机市场打得火热,但小米和华为,与国内其他手机品牌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手机业务只是他们整体战略布局中的一个部分。

从过去的2019年来看,小米在持续深化“手机+AIoT”战略部署,而华为则在5G基础建设上不断加码,这些或许才是他们的底牌。

2019年1月10日,在Redmi品牌独立后的首场新品发布会上,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宣布正式启动“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并称“这就是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

雷军在发布会现场戏称AIoT就是“ALL in IoT”,他表示,未来五年,小米将在AIoT领域持续投入超过500亿元。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图源小米手机官方微博

这也是自2015年布局IoT以来,小米首次将其提升到战略高度。而在2018年8月成功赴港上市后,小米曾有过一系列组织调整。

在这次调整中,小米将电视部、生态链部、MIUI部和互娱部这四个业务部门重组为十个新的业务部(四个互联网业务部、四个硬件产品部、一个技术平台部和一个消费升级的电商部),正式吹响了进军AIoT的号角。

再到2019年3月7日,小米集团组织部再次发布任命文件,宣布成立AIoT战略委员会,任命范典为AIoT战略委员会主席。这意味着,AIoT正式被推向前台。

内部建设不断加码的同时,从2019年底开始,小米的对外投资版图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企查查数据显示,从2019年12月23日至今年3月16日,小米对外投资案例共计十笔,而这十笔投资中,有七笔疑似与小米在AIoT领域的布局有关。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小米2019年底至今对外投资案例,图源企查查

在这七笔投资中,既包含了墨睿科技此类高新材料科技企业,也不乏瀚昕微电子、灵动微电此类芯片企业。而其2019年12月23日披露的对高视科技的投资,也颇有意味。

连线Insight了解发现,高视科技是一家在工业检测领域,专业从事人工智能机器视觉检测整体方案与设备研发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6日,小米战略投资蜻蜓FM,具体金额并未披露,但蜻蜓FM CEO张强在内部信中表示,“蜻蜓FM获得了小米的战略投资,双方将建立更加紧密的战略协同关系,共同探索打造AIoT时代的智能音频生态。”

这意味着,小米的AIoT生态,并不仅仅体现在硬件产品的扩品与迭代上,它开始将触角伸向上下游产业链。

在昨日发布的财报中,AIoT是小米着重强调的一部分。

财报显示,2019年,小米IoT平台已连接设备数2.35亿台,同比增长55.6%。其中,拥有5台及以上小米IoT设备的用户数同比增长77.3%,小爱同学作为小米智能生活的一个重要入口,其月活跃用户超过6000万,同比增长55.7%。

除此之外,小米在财报中还指出,小米可穿戴设备出货量达到全球第一,小米电视出货量也达到中国第一,世界前五。

看得出来,全面布局“手机+AIoT”战略这一年,小米动作颇多,这些也正在重构小米的竞争力。而在天秤的另一端,华为的重大战略布局,多半在围绕5G生态展开。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回顾华为的2019,全新的5G基带、鸿蒙OS系统、HMS生态是三次关键落子。

2019年1月,华为发布巴龙5000(Balong5000)这款全新5G基带;7月,华为采用“麒麟980+巴龙5000”的方案,发布首款5G手机——Mate20 X 5G,这是国内首款获得入网许可的5G手机;再到后来,华为发布自研的麒麟990 5G SOC集成芯片。

这将它与其他的手机品牌区别开来。

连线Insight了解到,目前市场中5G手机所搭载的芯片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高通865处理器的5G基带芯片,另一种是华为自研的麒麟990 5G SOC集成芯片。相比之下,集成芯片相较于外挂基带芯片5G性能更稳定、功耗更低、发热也更小。

这也让华为在5G终端产品的布局上,有了更多的主动权。

2019年8月9日,华为在开发者大会HDC.2019上正式发布鸿蒙系统,并宣布该系统将率先部署在智慧屏、车载终端、穿戴等智能终端上,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智能设备使用开源的鸿蒙OS。

与鸿蒙系统一同推出的,还有华为HMS(华为移动服务)生态。后者在今年2月24日正式面向全球推出,华为还一并推出了应用商店AppGallery。

关于HMS与鸿蒙的进展,连线Insight此前在《突破谷歌封锁,华为绝地反击》一文中有所提及。

HMS为开发者提供底层能力,开发者的商品可以在应用商店上架供消费者下载,HMS与应用商店AppGallery分别对标谷歌的移动服务GMS和应用商店Google Play。而华为HMS和鸿蒙的关系,就像谷歌的GMS与安卓。

在华为被谷歌全面封锁的情况下,鸿蒙和HMS的成熟至关重要。未来华为在软件和生态上将形成“自研芯片+鸿蒙OS+HMS”的护城河。

对比之下不难发现,小米与华为,都在2019年加快了生态化布局。未来他们的战事将延伸到更多的维度,而这种苗头已经出现。

与对手斗,也与自己斗

对手机行业来说,2020注定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持续扩散,给本就动荡的手机市场再浇了一盆冷水,没人可以预测这场危机将持续到何时。对手机品牌方而言,他们需要在与同行的竞争中保持警惕,也需要做好自我突围的准备。

而小米与华为,无疑是一众国内手机品牌中压力最大的两家。

小米是国内唯一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手机品牌,如何持续用数据换取投资人的信任,保持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至关重要。

但从2019年财报来看,不到1%的硬件综合净利润率,依然是小米的一大隐忧。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对此,艾媒资讯首席分析师兼CEO张毅此前对连线Insight表示,小米在上市之初的过高估值,在二级市场被打回了原形,“二级市场只看业绩,这让小米处在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小米要想撑起原有的市值,意味着必须交出好看的数据,从这个层面来说,小米要么交出高销售量,要么维持较高的利润率。”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Q4,小米手机全球销量为3260万部,同比增长30.5%,对比Q3,多卖出50万部。但体现在收入上,小米营收为307.96亿元,同比增长22.8%,环比却下降了4.6%,Q3小米的营收为323亿元。

这是一个不好的信号,当销量的增长撑不起营收的扩大,很难获得资本市场的信心。

东方财富网数据显示,截止发稿,小米股价小幅下跌0.24%,报收10.20港元。而昨日下午收盘时,小米股价上涨3.78%,报收10.44港元。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小米股价走势,图源东方财富网

对于2019年Q4手机收入环比下滑,王翔给出解释:“这是由于Q4的推广和销量上升造成,Q4小米在海外和很多发展中国家大力进行市场推广和促销,而小米手机在海外市场有很多低价位产品在售。”

看得出来的是,当下的小米正在自我突围。

进入2020年以来,小米先是宣布以小米10 Pro这款产品全力进军高端市场,将售价提升至4000元这一价位,紧接着,其将矛头直指华为,从小米系列手机到Redmi品牌,处处与华为对标。

与此同时,孙燕飚告诉连线Insight,小米10的发布会上,还暗埋了一个伏笔。

“这次小米10发布的时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之前小米推出的手机生态圈产品比较杂,但这次小米推出了七个与这款手机关联性极大的配件,甚至可以直接称之为手机配件。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消费者在购买手机产品时,有可能会一次性消费较多的关联性产品,小米有机会借此带来客单价的提升,从而来拔高小米的毛利空间。”孙燕飚对连线Insight说到。

从小米、华为2019年财报中,我们看到一场精彩的攻防战

小米在米10系列发布会上发布的七款配件产品,图源小米官网

种种迹象都表明,在5G争夺的关键窗口期,小米的目标正在从冲销量逐步过渡至追求更高的毛利空间。

但值得注意的是,华为正在深入小米AIoT的腹地。

早在2018年12月26日,深圳华为全球总部,华为“AI生活享品智”媒体品鉴会上,华为正式推出其AIoT生态战略,华为将从入口、连接、生态三个层面构建丰富的产品形态,并以“HiLink+HiAi”作为支撑产品生态的技术使命。

华为2019年年报显示,在其消费者业务领域,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全场景智慧生态布局,在这一年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实现销售收入467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

多维度竞争,度过危机活下来,是两家在2020年的主题。

徐直军对《中国经营报》表示,“我们一直将2019年视为最为挑战的一年,但这一年还有几个月的高速增长。2020年将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因为全年我们都处于实体清单之下,到了全面检验我们供应链持续性的时候了。”

他甚至提到,“2020年要力争活下来,力争明年还能发年报”。

今年1月,华为消费者BG进行了其对2020年的内部预测,根据预测,华为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在1.9亿部至2亿部之间,下调近20%,这有可能是近来年华为首次出货量出现同比下降。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连线Insight,这还只是华为对外的说法。“华为的销量想要超过2019年已经是没可能了,下调20%只是对外的说法,内部的说法大概是下调40%。”该人士这么告诉连线Insight。

在孙燕飚看来,2020年对华为来说是“硬件+软件”的布局期,追求稳定的战略意义远大于销量提升的意义。

“2020年对华为来说是涅槃重生的一年,HMS的推出、鸿蒙系统的加速推进,如果能在2020年成熟的话,华为之后的利润空间是非常巨大的。”孙燕飚这么说道。

对于小米来说,2020年也颇具挑战。在华为聚焦中国市场后,小米的国内市场受到挤压,而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原本贡献了不少营收的海外市场将受到影响。

小米集团表示,公司海外需求将受到一定影响,尤其是2020年第二季度。不过,这种影响是可控的,预计全年依然会出现增长。

不过,资本市场对此可能并不乐观。近期,JP摩根(摩根大通)将小米集团的股票评级由“持有”下调至“卖出”。

JP摩根认为,因为来自华为、OPPO、vivo的激烈竞争,小米的国内手机市场份额不太可能明显增长。此外,如果欧洲疫情恶化,智能手机需求可能会受到负面影响,而过去几个季度,欧洲市场一直是小米手机海外市场的主要增长动力。

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research给出的最新报告显示,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全球智能手机销量在2月份下滑超过14%,而接下来这个衰退还会继续。

不过,目前中国疫情得到了控制,手机行业已经回暖,上述报告提到,智能手机的销量近期已经出现了反弹的迹象。可以预见的是,手机品牌们将把精力聚焦在中国市场上,而竞争也将更加激烈。